互联网大厂的2023年:六强混战,谁是新王?
发布日期:2024-01-08 20:00    点击次数:83

  作者: 刘佳 陈杨园 吕倩 陆涵之

  [ Questmobile发布的《2023年本地生活服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抖音已成为与美团重合用户率最高的App,重合用户规模超3亿,这部分用户占美团用户比例达81.0%。 ]

  “谁都牛过。”

  2023年接近尾声,对于拼多多市值的赶超,马云内网发声、祝贺对手的同时,透出不服输的意味。

  2023年,拼多多、阿里、京东,三家电商巨头重新洗牌,在拼多多交出“炸裂”的第三季度财报后,市值超越阿里巴巴,成为中国互联网上市公司里市值第二的公司。

  而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一的腾讯,这一年的营收和营收增速也正被字节紧紧追上。尽管字节尚未上市,但据The Information数据,它上半年的营收和营收增速,达到了Facebook母公司Meta同期营收的近九成,据此计算,这两个指标也已超过了腾讯。而市值位列第四的美团,核心业务本地生活也备受来自抖音、阿里系、快手等的挑战,股价经历了大幅下滑,几近腰斩。

  在大洋彼岸,ChatGPT的出现掀起了新一轮AI浪潮,OpenAI也成为了令Google、 Meta等传统互联网巨头紧张的新兴挑战者,而放眼科技行业,今年夏天,英伟达季度营收第一次超过了芯片巨头英特尔。2000 年时,英特尔的市值是2770亿美元,是当时英伟达市值的60倍。今天,英特尔市值是英伟达的1/8。

  “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阿里巴巴的这句“土话”似乎成为总结2023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一个注脚。企业的成功不应该仅仅依赖于一个伟大的想法或者一个出色的领导者,而应该建立一个能够持续产生创新和适应变化的组织。对于互联网巨头来说,这意味着它们不能仅仅依赖于过去的成功。新兴挑战者不断涌现,江湖竞争格局不断被改写,这也正是互联网时代吸引人的地方所在。

  “做一个不一样的阿里”

  “我们这个团队可能和阿里团队差了20年。”2016年3月,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他的个人公众号文章上讲述创业梦想,“我们也许有机会在新的流量分布形势,在新的用户交互形式和新的国际化的情况下,能够做出一个不一样的阿里。当然这句话可能在当时看起来有点太大了,但是一步一步走过去,也不见得没有机会。”

  这年夏天,拼多多用户量突破1亿,而阿里市值超2000亿美元。此后几年间,拼多多市值陆续超越百度、京东,甚至是二者之和,7年后,在市值上实现了对阿里巴巴的赶超。

  也是在这一年,凭借“今日头条”成为新闻聚合应用重要玩家、成功挑战腾讯等巨头的字节,又推出了一款内部孵化的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应用,这款名为“抖音”的APP日后成为了字节系的又一大现象级应用。

  巨头们被挑战的背后,对阿里巴巴来说,更重要的问题是阿里巴巴似乎正在不可避免地陷入“大公司病”。组织机构的臃肿、决策及变革的复杂和缓慢以及员工活力减弱等问题都让阿里巴巴面对来势汹汹的拼多多不再有过往的战斗力。而即便“坚信阿里会变、阿里会改”的创始人马云再度出现,阿里巴巴的决策层能否再现过往机敏、准确的决策判断,员工也变得谨慎乐观。

  可以看到的是,将要过去的一年里,阿里巴巴开启了史上最大的“1+6+N”组织变革,这曾被视作阿里解决内部组织问题、重新焕发活力的重要尝试。但随着组织变革的推进,张勇卸任、阿里云再度换帅并宣布不再从集团拆分、上市,盒马上市计划暂缓等状况不断出现,让投资者感到了阿里的未来发展更多不确定性。事实上在拼多多财报之前,阿里美股股价已一路下跌,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阿里股价累计跌幅已达18.11%。

  同时,淘宝、天猫作为贡献阿里巴巴最大收入来源的业务,受到拼多多的猛烈冲击,更让市场的情绪走向了两极。财报显示,2024财年第二季度阿里中国零售商业的收入同比增长3%,客户管理收入同比增长3%,拼多多第三季度的收入则同比增长93.9%,交易服务收入达291.5亿元,同比增长315%。尽管拼多多收入中还包括Temu等未细分披露业务,但二者在国内主营电商业务中的增长差异可见一斑。

  在电商领域发起挑战的不只是拼多多,除了老对手京东外,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直播电商和小红书为代表的种草电商也在不断瓜分着电商市场的蛋糕。

  阿里不断变化的同时,拼多多正在以“低价心智”获得一波高增长,其跨境电商业务Temu也同样以低价、国内工厂、产业带供应链优势等,在海外开疆拓土。目前相关数据显示,Temu已触达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天出口包裹量超过40万个,日均货重达600吨左右。

  拼多多美股市值首次超过阿里巴巴的背后,在财报中并未确切展现的Temu业绩带给投资者的未来想象力,但这显然是一大重要因素。新季度拼多多交易服务收入同比增长315%,业界猜测,Temu对此作出了重要贡献。

  攻守之间

  和拼多多类似,字节跳动近年来同样以挑战者的姿态,成功撕开了互联网版图的一道口子。凭借着今日头条、抖音、TikTok三大超级App累积的流量势能,它正在向电商、本地生活、线上办公等赛道不断攻城略地,并加速商业化。

  据The Information数据,字节跳动第二季度收入增长超过40%,达到290亿美元,上半年营收约为540亿美元。字节对于业绩并未作出回应。而对比腾讯业绩,第二季度实现营收1492.08亿元(约合207亿美元),同比增长11%。

  但需注意的是,一方面披露的主要是营收而非净利润数据。其次,目前的字节处于高速发展阶段,而腾讯已按下刹车键驶入“降本增效”区域,双方分别在营收与净利润两条不同路径上数据上扬。未来在具体哪个时间点实现交汇、在哪个时间点再次出现分化,仍需要时间验证。

  分析字节跳动崛起的原因,前瞻产业研究院认为,不仅在于时代红利和底层技术的突破,还得益于公司在关键阶段采取的发展战略。

  从最早的今日头条App到短视频再到游戏、线上办公,字节系与腾讯的竞争从未停止。在去年年底的一场内部演讲中,马化腾更是以腾讯新闻为例,称留给腾讯新闻的时间也就不多了,甚至放出狠话称“该砍就砍” 。可以看到的是,今年以来,多款腾讯产品停运,包括腾讯在线音频平台企鹅FM、腾讯NOW直播、腾讯待办、游戏直播平台企鹅电竞、新闻阅读产品看点快报等。

  降本增效之下,腾讯将更多资源倾斜于视频号与人工智能。不过,混元大模型和未来潜在的AI助手目前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也还未到考虑货币化的时候。在腾讯押注的短视频领域,它与抖音的竞争依然胶着。

  而在本地生活领域,抖音在2021年成立了本地生活商业化团队,两年后它已成为美团不得不重视的竞争对手。Questmobile发布的《2023年本地生活服务报告》显示,截至今年4月,抖音已成为与美团重合用户率最高的App,重合用户规模超3亿,这部分用户占美团用户比例达81.0%。

  除了抖音之外,本地生活领域不少玩家在发力:今年高德与口碑正式合并,快手本地生活部门团队规模不断增长,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面对竞争对手的大举进攻,美团通过降佣反制进行防守,还计划进入对手的“腹地”,将每月18日定为神券节的直播,试水直播常态化,10月底投入短视频,在App上给予了美团视频一级入口。第一财经发现。不少抖音博主也在美团视频上开设账号搬运视频。

  对于直播业务,美团目前的态度是“坚定投入”。 王兴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这不仅关乎现在的竞争环境,也可以为我们带来长期的盈利和增长。”

  过去一年,美团缩减了部分业务,同时调整了投入方向。今年3月,美团宣布网约车业务转入美团平台,同时减少资源和人力投入,轻装前行。此外,过去重投入的优选业务在财报中的重要性也在淡化。今年12月,美团再次调整架构,表示要进一步提升科技支撑零售各业务的效能,并加强自动车、无人机、AI特别是大模型技术等领域的研发投入。

  从股价走势看,美团股价今年以来处于持续下滑趋势。今年年初,美团股价超过172港元,此后美团股价一路下滑,目前已经跌至83港元左右,9个月内股价跌幅已经超51%。投资机构对于美团的担忧集中在营销投入对净利的影响,以及消费情绪对本地生活业务复苏带来的不确定性。

  未来一年里,双方的竞争还将持续。根据商家的反馈,若明年抖音的流量红利趋近于天花板,商家在双方平台经营的GTV占比也趋于稳定,那么抖音和美团的市占也将有定局。

  “新王”的新挑战

  拼多多挑战阿里、走向“电商新王座”的道路也并非坦途。

  此前,拼多多曾因“仅退款”等问题与平台卖家发生争议,考验着拼多多的品牌、商家运营能力。同时,Temu模式也存在着商家利润空间被压缩、高昂的仓储和管理费用等问题,海外市场的监管风险也一路伴随着Temu的发展。

  同时,Temu的迅猛发展也得益于拼多多在其海外广告营销上不计成本地投入,此前,拼多多高管曾表示“Temu不受财务指标驱动”,如今Temu的减亏效率对市场来说也仍是谜题。

  此外,在海外电商领域,它还面临着同样走低价路线的独角兽Shein的激烈竞争。

  而在本地生活领域,尽管抖音本地生活来势凶猛,但有一部分中小商家已经意识到自己在抖音的经营成本趋高,未来有流失风险。

  相比之下,美团的优势在于运力和运营网络。对于与抖音的竞争,王兴此前表示,“美团在骑手、运营网络和商户质量方面都非常有信心……在即时外卖中,交易的效率非常重要,一些短视频平台的交易效率会比较低,所以有所不同。”

  字节也面临着自身的挑战。公开数据显示,在2021年近80%的增速高峰之后,如今逐渐回落,2022年营收同比增幅超过38%,2023年一季度约34%,字节需要在营收增速逐渐回归到正常值的周期内寻找到下一个爆款。

  过去字节通过“大力出奇迹”的收购动作冲击游戏领域,被视为对腾讯游戏发起挑战,但如今这项业务也在收缩。11月,字节跳动旗下主要负责游戏业务板块的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调整,现有项目星球重启、晶核,以及被收购的企业沐瞳也将对外售卖。这也意味着,字节的收缩直接使得其与腾讯之间的竞争重新回归到流量广告领域。

  在此前字节的组织调整,曾成立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大板块,伴随着“双减”政策与朝夕光年业务调整之后,剩余业务中,飞书与火山仍需要大量资金投入,换句话说,流量电商业务所赚的钱要“输血”企服与AI到何时,这对字节来讲是一项挑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